<nav id="2aoke"><big id="2aoke"><video id="2aoke"></video></big></nav>
<em id="2aoke"></em>

<li id="2aoke"></li>

<th id="2aoke"></th>
<th id="2aoke"><track id="2aoke"><dl id="2aoke"></dl></track></th>

  • <dd id="2aoke"><track id="2aoke"></track></dd>

    <th id="2aoke"></th>

    <em id="2aoke"></em>

    <th id="2aoke"></th>

      <dd id="2aoke"><center id="2aoke"></center></dd>

      遠程視頻訊問的司法性質及證據效力

      時間:2020-04-02 14:06:00作者:古衛爽 張藝立新聞來源:檢察日報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遠程視頻訊問是指辦案人員通過檢察專網、多媒體設備、計算機終端等設備,以可視化的方式訊問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告知訴訟權利、核實證據、查明案件事實的訴訟活動,也是智慧檢務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節約辦案成本、提升辦案效率、完成辦案任務方面優勢明顯,特別是在跨區域辦案、輿情管控期間發揮的作用更為重要。如,年初以來,面對防控新型冠狀肺炎形勢任務,各地檢察機關認真落實疫情防控要求,積極使用遠程視頻訊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嚴懲破壞疫情防控犯罪,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堅強的檢察保障。為更好發揮遠程視頻訊問的辦案作用,提升應用效果,現對視頻遠程訊問的司法性質、筆錄證據效力、適用范圍進行探討。

        遠程視頻訊問的偵查活動屬性

        訊問是一種重要的刑事偵查措施,是指偵查人員依照法定程序以言詞方式向犯罪嫌疑人查問案件事實的一種偵查活動,具有主體特定性、強制性、時限性、秘密性和直接性。訊問包括同一空間內面對面的直接訊問和遠程視頻訊問。遠程視頻訊問活動中,無論作為訊問人員的檢察辦案人員身份、訊問程序,還是訊問的效果、訊問的私密性、訊問筆錄記載的真實性,均與直接訊問沒有區別,本質上仍然是一種偵查活動。有觀點認為,遠程視頻訊問存在圖像傳播速度慢、聲音聽不清等問題,不適宜推廣應用。筆者認為,前幾年,因信息網絡建設、終端設備配置等問題,致使遠程視頻訊問的效果不好,出現聲音同步傳遞滯后、表情變化瞬時捕捉性差等情況,影響訊問的質量和效果。但經過近幾年的網絡技術建設發展,同步傳輸速度、傳輸效果已今非昔比,之前的擔憂不復存在。據了解,一些基層院在審查逮捕、審查起訴案件時遠程視頻訊問的使用率90%以上。還有觀點認為,遠程視頻訊問不符合司法辦案的親歷性原則。筆者認為,司法的親歷性要求檢察官辦案執法中親力親為,親身聽取案件當事人及相關當事人的意見,直接感受案件是非曲直,遵循證據裁判原則,形成內心確信,依法作出批捕或不批捕、起訴或不起訴等訴訟決定。遠程視頻訊問活動的直接訊問、親耳聽取意見的“面對面”性質沒有改變,因此,遠程視頻訊問符合司法親歷性原則。

        遠程視頻訊問形成筆錄、視頻資料具有證據能力

        傳統證據理論認為,與待證事實有關聯的材料都可以稱為證據,證據應當具備合法性、客觀性、關聯性。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辯解是法定證據形式,可以用于證明案件事實的材料都稱之為證據,證據必須經過查證屬實,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從證據本質上看,遠程視頻訊問形成的紙質筆錄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辯解的紙質記錄載體,屬于法定證據。從證據形式上看,遠程視頻訊問的訊問主體、地點、時間、程序合法,紙質記錄形式、載體合法,具有客觀性、關聯性。排除系因刑訊逼供等非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之外的紙質筆錄,經查證屬實的,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遠程視頻訊問形成的電子筆錄也具有證據能力。刑事訴訟法第50條第2款第8項規定,證據包括電子數據。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電子數據取證規則》第5條規定,公安機關接受或者依法調取的其他國家機關在行政執法和查辦案件過程中依法收集、提取的電子數據可以作為刑事案件的證據使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也賦予了電子簽名的證據效力,但其需“中立第三方平臺提供”確保真實。司法實踐中,有的檢察機關研發的電子簽名捺印系統,從簽名時間同步、現場錄音錄像、CA認證、筆記還原等多種方式,基本排除了篡改電子簽名、非被訊問人簽名發生的可能性。因此,遠程視頻訊問形成的電子筆錄也具有證據能力。

        遠程視頻訊問的適用原則及范圍

        從輔助辦案提升辦案效率的角度看,只要遠程視頻訊問不違反刑事訴訟法規定或不侵犯當事人訴訟權利的,不論案件類型、不論訴訟階段、不論當事人國籍身份,原則上應該能用盡用,但應當受以下三種情形限制:一是不能有效查明案件事實或發現違法取證行為或不能形成合格的遠程視頻訊問筆錄的;二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未成年人,盲、聾、啞人,沒有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分別有法定代理人或適格代理人在場、通曉聾啞手勢的人參加的;三是無法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行使訴訟權利,影響司法公正的。

        此外,關于是否可利用遠程視頻系統在訊問活動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問題。簽署具結書是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重要環節,也與訊問活動密切相關。實踐中適用認罪認罰案件比例越來越高。如果使用遠程視頻訊問系統訊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時,一并完成具結書的簽署,將大幅提升辦案效率和促進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當然,這需要保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時的自愿性,并在辯護人或值班律師到場提供法律幫助的情況下進行簽署。

       。ㄗ髡邌挝唬褐貞c市人民檢察院、四川師范大學)

      [責任編輯:高航]
      下一篇文章:疫情防控期間以信息化 助推檢察工作創新發展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
      Copyright © 2020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京ICP備:05067280號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2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2011]0064-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00076
      網絡違法犯罪
      舉報網站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12321網絡不良與
      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12318全國
      文化市場舉報
      電信用戶
      申訴受理中心
      网上棋牌真钱